www.26278.com

大批女演员如何脱颖而出?

发布日期:2019-06-28 16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上个世纪20年代这段时间里,奉天落子舞台上涌现了大批女演员。在第一代女艺人影响下,一大批卓有成就的女演员脱颖而出,男旦长期独霸落子舞台的局面被打破了。她们以演唱、表演取胜,脱离了以男唱女、模形仿声的弊端,为舞台增添了纯真的美感,改变了男旦用假嗓假声演唱形式的字多腔少的状况。她们在唱腔、语言上脱离了唐山落子的“呔味儿”,把东北民歌、小调和方言巧妙地糅到了唱腔中,使唱腔东北化。虽然有些唱腔还继承唐山落子的风格特点,但是这时候的唱腔和旋律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声腔得到突破和发展。女演员发挥了她们的嗓音高亢、音域宽阔、音色甜美、行腔流畅、节奏灵活的特长,音乐方面使唱腔更加丰富多彩,板式更加完善,形成了一定的规范板式组合,润腔方法增多,形成了疙瘩腔等。他们善于吸收、勇于创新的精神,使奉天落子形成多种艺术流派,出现了一批优秀的女演员。

  碧莲花生于1902年,十四岁会唱许多零段。20年代,在李子祥共和班、警世戏社、复盛戏社唱红。1926年,她在大观茶园演出,很多商家和官家包戏园子看她的演出。她所在的戏社每天能挣三百元,一个月下来能挣一万元。她为女旦演员登上评剧舞台开辟了道路。对活动在东北的落子演员金灵芝、筱桂花、芙蓉花、筱麻红、王金香、刘鸿霞、刘艳霞、喜彩春、喜彩莲等影响极大。她向男旦演员学习粗犷、质朴的演唱艺技,有着丰富的艺术积累。她早期受过老艺人的亲自传教,学到了早期的传统的演唱技巧,吸取其精华。她根据自己的特点,创造了评剧早期的一个流派。她作为由男旦向女旦过渡时期的第一代女名角,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。她既有老艺人浓重的演唱技巧和风格,同时也糅入了女性自然美的柔媚气韵。在与很多男旦演出中博采众长,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。它的嗓音略带沙哑,声音不高,调子很平,但非常好听,既厚实又柔软,给人以清新朴实的感觉。她咬字清晰,字句有力,嘴皮子快,唱起来解气,听起来过瘾。尤其干板夺字更是一绝,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。主要剧目有《珍珠衫》《桃花庵》《杜十娘》《开店》《因果美报》《保龙山》《双婚配》《打狗劝夫》等。

  李金顺1902年生,1920年到营口李子祥共和班学唱落子。她原来是唱大鼓的,自从学唱落子后,纠正唱大鼓时形成的习惯和运腔办法,重新设计唱腔,将大鼓的精华糅进了落子唱腔中。她在唱腔的板头上注意起伏变化,在慢板中加进了快板、散板。在唱腔中还注意了每个字的清晰和拐腔,有时还加进念白,前后衔接流畅,增强了唱腔的表现力。她的唱腔一般是开头轻起慢唱。中间转快,尽量省去过门,利用透气方法将上下连贯,充分发挥嘴皮子的功夫和技巧,一气呵成。在快中常常把一些传情的字脱长拍节,有时为突出某个字词,还要突然停顿,休止一两拍,然后再接着往下唱,结尾时把音量放开。唱腔层次鲜明,前后呼应,紧凑、俏丽,听起来过瘾。她的唱腔高亢粗犷,坚实有力,颇有大口落子的风格。1925年,她与郭子顺成立了元顺戏社,并对乐队伴奏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和尝试。既能听清唱腔又能听清乐队层次,使演员与乐队很好地合作,各自发挥长处,这套乐队建制和伴奏方式很快为其他班社所借鉴。李金顺是第一代的女旦名角,成为评剧“四大名旦”之一,对后来奉天落子的形成和发展起到积极的影响作用,创造了李派评剧艺术。

  这一时期的女演员可以分为两代,以花莲舫、碧莲花、李金顺、筱兰英、金灵芝、白玉霜等为代表的是第一代女演员。她们的唱腔明显的有男旦唱腔的痕迹,多是模拟男声,采用真假嗓结合的演唱方法,是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的一代。以筱桂花、芙蓉花、筱麻红、王金香、钰灵芝、刘翠霞等为代表的演员是第二代。她们代表着成熟的女性旦角活跃在舞台上,戏班中大多担当主角,唱腔中男旦的痕迹较少。采用满宫满调、真声本嗓可口灌的唱法,是名副其实的奉天大口落子唱法。从王金香、筱桂花到芙蓉花、李淑艳,基本完成了男声旦角演唱到女声演唱的过渡。她们唱腔细腻委婉,旋律绚丽多彩,并结合东北人的高亢泼辣、粗犷豪放的性格,形成奉天落子时期的女声旦角演唱风格。

  30年代后。女声演唱为未来评剧音乐的发展奠定了比较好的基础。如采用高调门低行腔,或低调门高行腔的唱法,使旋律音乐区域加宽,行腔曲折流畅、刚劲有力,增强了落子在唱腔上的表现力。